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离婚后夫人千亿身价曝光了 > 第930章 我打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彭萨的脸色幽深沉寂落在谢容时的脸上。

    只是他还没开口,陶攘就忍不住的把酒杯重重的放到桌子上。

    太用力。

    玻璃碎了,碎片飞向谢容时。

    谢容时惊得往后退。

    陶攘收敛了玩世不恭的笑意,看向谢容时:

    “什么味道?”

    “什么?”

    “你的嘴怎么比茅坑还臭啊?你嫉妒我姐的貌美,就从人格魅力上攻击她,这叫雌竞。

    可是你们俩也不是一个量级的,你应该从自身找原因啊,有条件就去整容,不行就去找个培训班,你在这里干巴巴的内涵谁呢?”

    陶攘一溜烟的说出来,谢容时的脸色已经足够难看。

    她气的扬起了手。

    却被陶攘一把抓住,往后一推。

    谢容时身上有点身手,本以为对付陶攘这样的弱鸡不值一提。

    没想到从他的力度,就感觉到了他比她还要厉害。

    谢容时目光微闪,猝不及防被推到了一旁。

    周聿安在不远处一动不动。

    她觉得不忿,“你对女人动手?”

    陶攘听到了好笑的话,忍俊不禁:

    “我又不是绅士,我是姐夫的小舅子,我对谁都能动手!”

    彭萨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你要说就说自己,别贬低我。”

    陶攘:“抱歉姐夫。”

    看起来还算是和睦的一幕,周聿安的目光幽暗冷厉。

    彭萨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抬眼看向周聿安:

    “周先生,见笑了,岸上的事进展顺利,不知道金山还满意吗?”

    周聿安微微抬眼,气场冷硬,嗓音平静无波:

    “行动完成才算是顺利,希望不要横生波折才好。

    金山已经回了岛上,等着和彭老板会面。

    货物一收,看到了诚意,合作自然顺利。”

    彭萨笑了下,意味深长:

    “那就好,不枉费我的苦心。”

    林柠杯子里的液体微微晃动,头顶的光线摇曳,折射出的冷光刺目。

    她心跳的极快。

    陶攘装作听不懂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折了一支白玫瑰的花瓣塞进嘴里,漫不经心的嚼着。

    他们显然还有话说。

    但是彭萨顾忌着在场的人太多,看向旁边的保镖。

    保镖上前,对陶攘说道:

    “陶经理,明天早上启程,需要带点特产回去吗,鱼还剩下不少呢……”

    陶攘拧眉,林柠站起来:

    “太好了,你都带走吧!”

    陶攘反驳:

    “我也不是很爱吃鱼。”

    林柠:“你带回去给谢凛远教授,他爱吃。”

    陶攘气不打一处来:

    “敢情我就是个货运工具?”

    彭萨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去吧,我会吩咐其他人,这次回去好好照顾你。”

    陶攘这次心满意足的走了。

    林柠起了个头,自然要跟着。

    谢容时也走了,去了另一个电梯。

    不同路,自然走不到一起。

    陶攘的笑容收敛起来,凝重地看向林柠:

    “周聿安在替金山办事,他是什么位置?”

    林柠摇头。

    陶攘的目光复杂起来。

    他愈发的烦躁,“近期同僚在查经济案件,发现周氏集团大笔金额异常支出,投资的项目全都烂尾,我们怀疑有人洗钱。

    而且洗钱的方向跟缅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林柠的心里一沉:

    “周氏集团现在谁在打理?”

    陶攘压低了声音:

    “周叶礼,周聿安的叔叔,从国外回来。

    不过现在没有明确的证据,还在观望。

    如果周聿安参与了金山的犯罪活动,那么事情牵扯到国内的经济案件,就更复杂了。”

    林柠的喉咙梗住。

    这里面有周聿安的授意吗?

    事情变得越来越错综复杂了。

    上了电梯。

    两个人默契的没有再说下去。

    只是插科打诨的说些有的没的。

    到了楼上。

    很多人在直升机附近检修来回。

    看到林柠也是客气的点了点头。

    陶攘站在那里,冷风吹得他头发往后背,他瘦削的身体有些单薄。

    林柠忽然想到什么:

    “方猜下的药,彻底解了吗?”

    她自己是解了,这段时间没有再犯病。

    但是她担心彭萨在陶攘那里留一手。

    陶攘一顿,点了点头:

    “解了。”

    林柠迟疑着,冷风吹在脸上生疼。

    她看着遥远漆黑的海面。

    深不见底,像是蛰伏的水兽,不知何时就能奋起吞噬一切。

    她内心激荡。

    忽然鼓起了勇气:

    “如果需要我留下来的话……”

    陶攘打断她:

    “不需要,上面的命令,你必须回去。”

    林柠猛地抬头,陶攘的面色半明半暗,看着她,笑了下:

    “是绝密的命令,有人不想你死,所以你不能留下来。”

    林柠一瞬间的怔忡。

    绝密?

    她目光沉了几分,愈发的复杂。

    答案,她看不清,摸不着。

    不过仿佛有几分的幻影,但是她不确定。

    彭萨随后跟上来,他步伐稳健凛冽,气场强势汹涌,风吹的他衬衣鼓起来,他毫不在意。

    夜灯下,他野性勃发,眉眼间的寒意不再收敛。

    陶攘恢复了嬉笑怒骂的表情,迎上去:

    “姐夫,你们什么时候回去?纳托的势力大损,天天嚷着打击报复,盯着我们不放。

    不过他也就是小打小闹,掀不起风浪。

    你回去,把他们的残余收拾了,咱们的地位就稳固了!”

    彭萨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笑:

    “你还看得明白局势?”

    陶攘微微抬了抬下巴,倨傲的说道:

    “那当然,你们的新闻天天播报你的地盘和平繁荣,傻子都能看得懂!”

    一切都在彭萨得掌控之中。

    闻言他笑了。

    漫长的黑夜笼罩着他的平静的面孔:

    “陶攘,回去之后,跟米奎说一声,园区的人无需再转移了,大局已定。”

    他语气里的傲气不能掩饰。

    林柠微微抬头,看来他和周聿安谈的不错。

    陶攘立即反应过来,高兴的说道:

    “太好了!”

    她回了客房,没兴趣再回去住彭萨和别的女人住过的房间。

    她坐在床前,从台灯下面的缝隙中,拿出了那个小小的白色药片。

    没有多犹豫,就吃了下去。

    她知道要面临两个选择,她没有把握让彭萨一定归港。

    只是赌一次而已。

    彭萨很快就来了。

    他自认为今天表现得很好,林柠也没有不理睬,脾气松动,才让他有了勇气跟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