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新功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计策一经定下,温青青雷厉风行,马上便离开帐篷,前往朱安国住处找他商量去了。

    为防有变,慕容复打算暗中跟去看看,顺便保护她的安全,不过就在他起身之际,忽然脸色一沉,跟着又露出一种极为愕然的表情,半晌才呐呐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四处走走,听说你在这里,顺道过来看看,怎么?看你的反应,好像不大欢迎我。”一个缥缈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淡漠中带着些许空灵,还有些许不悦。

    慕容复变脸的功夫可谓炉火纯青,就这一息不到的工夫,脸色已从错愕、惊讶变成了惊喜至极,嘴里高兴的笑道,“怎么会,我巴不得天天跟你在一起,唉,说起来咱们也好久没见了,你还好吗?”

    “我很好,这些骗鬼的话你留着去哄那些年少无知的小姑娘吧,我才不会上你的当。”那声音毫不留情的戳穿了慕容复的谎言,但不知怎么的,语气中明显多了几分幽怨。

    “不会上我的当?是嫌我说得不够多、不够深情么?”慕容复心中暗笑,情话张嘴就来,“小云啊,你这样说我就太伤心了,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是日日想,夜夜想,恨不能与你长相厮守,形影相随,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有道是‘天涯海角有穷处,绵绵相思无尽时’,我的这番心意,你还不明白么?”

    巫行云虽然活了近百年,但在恋爱方面,显然还十分稚嫩,与那些“年少无知”的小姑娘其实并无不同,听了这些话,一颗心儿都快化了,颤声道,“我……我明白,其实我也……我也……”

    话未说完,慕容复忽的身形一闪,瞬间跨越数丈距离,来到帐篷一角,而后伸手一抓,凌厉的爪风划破帐篷帆布,直接落在一条纤细的手臂上。

    巫行云犹自沉浸在那动人的情话中,根本反应不过来,待她回神,身子已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慕容复哈哈一笑,“怎么样?落到我手里了吧!”

    巫行云在感情方面有种极端的自卑感,轻易不会表露心意,闻听此言,顿时以为慕容复说那番话只是为了诈自己出来,而自己失神之下却险些说出心里话,一时间是又羞又怒。

    突然她浑身青光爆闪,磅礴气劲倾泻而出,就在慕容复犹自愣神之际,反手砰砰两掌拍出。

    慕容复脸色微变,如此近的距离想要闪躲便是神仙也来不及,电光石火之间,只得仓促运气,一个淡若透明气罩顷刻凝聚出来。

    砰的一声大响,气浪翻飞,空气爆鸣,慕容复的小迦叶气罩虽十分坚韧,毕竟未尽全功,被巫行云一拍,瞬间缩了回去,紧接着第二掌尾随而至,却已无从抵挡。

    噗!慕容复胸口生生挨了一掌,身体倒飞而出,空中时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心里忍不住感慨:今年真是流年不利,怎么老伤在女人手上?

    而巫行云在出手之后便已有些后悔,奈何招式已老,想要撤招也是有心无力,见慕容复口吐鲜血,顿时大为心疼,脚尖一点地面,身形疾掠而出,抢在慕容复落地之前接住了他,并卸去其身上的残留掌力。

    “你……你怎么不躲?”巫行云怔了半晌,问出这样一句话来。

    慕容复狂翻白眼,距离那么近,你出手又那么突然,我全无防备之下,叫我怎么躲?

    气归气,却也不好发作,没办法,谁叫他喜欢沾花惹草呢,带刺的花草多了去了,受伤总是难免的。

    “哼,等下叫你加倍奉还!”慕容复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嘴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要打我,自然有你的道理,便是要我这条命,我也会心甘情愿的给你,何来躲避之理。”

    巫行云听了更是大为后悔,面露惭愧之色,“是我……是我不好。”

    “这算道歉么?”慕容复无语,正想着是不是继续装死戏弄她一下,就在这时,巫行云陡然探出一手,掌心外翻,顷刻间一道忽明忽暗的掌力激射而出。

    慕容复一愣,下一刻却是面色大变,一个鲤鱼打挺直起身子,跟着一转身,挡在巫行云面前。

    砰一响!那原本向外飞的掌力竟不知何时奇异般的折返回来,且速度之快尤甚去时,慕容复刚刚做完这一动作,背心马上传来一股阴寒刺痛,巨力促使着他的身体前飞,连带着巫行云也被卷了出去,二人双双跌落在地。

    巫行云早已惊得花容失色,见他又是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顿时面色苍白,手足无措,“你……你没事吧,快,快运气疗伤。”

    慕容复抹了抹嘴边的血迹,模样却更加“凄惨”了几分,嘴里气若游丝的说道,“我没……没事,区区……白虹掌力还……还伤不了我。”

    他越是这般,巫行云就越着急,眼泪都快出来了,“你别说话,快运气疗伤啊。”

    全然忘了,她自己同样身怀绝世内力,也是可以替人疗伤的,当然,只要她一探慕容复经脉,立时便能发现,慕容复只是经脉受震,激出两口逆血而已,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

    慕容复自然不会去戳破这一点,享受着身下的柔软,微微摇头道,“不急,你要还有气,就多打我几掌,到时我再一并疗伤好了。”

    巫行云连连摇头,“没有了,是我做的不好,我本想还你一掌的,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替我挡……”

    “真是一根筋的女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还人……”慕容复腹诽一句,嘴上则深情款款的说道,“你打你自己,跟打我有什么分别,甚至比打我还要叫我心疼,我如何能够坐视不管。”

    世间还有比这动人的情话么?肯定是有的,而且很多,但对于巫行云来说,这便是她此生听过最动人的情话了,心中欢喜至极,感动至极,两手紧紧抱着他,似恨不得将自己彻底融入他的身体里。

    情到浓时,便是灵肉交融了。

    慕容复嘴角微翘,得意之色一闪而过,望着那沉鱼落雁般的绝美脸蛋,心头一热,低头噙住了殷红的小嘴,两手渐渐活络开来。

    巫行云迟疑了下,轻轻推开了他,“你的伤……”

    “没事,”慕容复坏坏一笑,“你忘了,我自有奇功妙法,做那事也是可以疗伤的。”

    巫行云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脸色微红,幽幽白了他一眼,“明明是下流功夫,偏偏叫你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你这脸皮真是……”

    “好了,正事要紧,闲话以后再叙。”

    慕容复迫不及待要去解她衣物,可就在这时,巫行云再次制止了他。

    慕容复心里已有些不耐,“怎么了?”

    巫行云踌躇不语,脸色愈发红润,良久才微一咬牙,“你看。”

    慕容复愣了愣,“看什……”

    话未说完,就见巫行云身体轻微颤动,体型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一号,但某些地方却不见变化,反而更加突出了几分。

    “缩骨功?”慕容复愕然出声,类似这种缩小体型的功法他自然耳熟能详,除了当初临安府得到的易形神功外,世上流传最广的便只有一门缩骨功,只是让他疑惑的是,好端端的巫行云给他展示缩骨功做什么?

    不料这时巫行云摇摇头,“不是缩骨功,这是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修炼大成后异变衍生出来的一门绝艺,可以自由收缩骨骼,与寻常缩骨功截然不同。”

    “怎么可能?”慕容复将信将疑,拉起她的一条手臂,轻轻摆弄了下,竟无丝毫滞涩之感,要知道缩骨功的原理其实就是经过特殊训练,通过缩小骨骼间隙从而达到缩小体型的目的,但骨骼间没了空隙,骨骼又怎么活动?

    所以缩骨功一经施展,四肢会变得僵硬,行动会十分艰难,可巫行云的手臂却能活动自如,显然跟缩骨功不是一个原理。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明白巫行云为何忽然给他展示此绝技,他现在可没心思跟她探讨什么功法原理的。

    巫行云见他似乎没什么反应,一时又变得忐忑起来,细若蚊呐的说道,“我以为你喜欢,所以才……你要不喜欢,我变回去就是了。”

    “这……”慕容复呆了一呆,猛然醒悟,原本就已熊熊燃烧的火焰瞬间变做“冲天大火”,直冲眉顶,烧干了血液,烧透了灵魂,就连眼睛也有些赤红了。

    他倒不是真有某种bt嗜好,弱水三千,各取一瓢饮,这就跟一个人有机会吃到满汉全席,自然希望各种菜品都尝一尝味道是一样的道理。

    不过说实话,巫行云能想到这种办法来取悦于他,他心里还是十分感动的,倒没有急色,而是先问道,“你施展这绝技,会不会损害到你的身子?”

    巫行云摇摇头,脸蛋红得几欲滴出血来,“没有,但……但只能维持一个时辰,你……你尽快。”

    “那还等什么。”慕容复哈哈一笑,压了上去。

    巫行云心中羞涩已极,但仍然主动异常的迎合着他,不一会儿衣物翻飞,两具白花花的身子就这么在地上翻滚起来。

    慕容复对女人向来怜香惜玉,包括在床上也是,但在他所有有过鱼水之欢的女人中,大概有那么三个他最不懂得“怜香惜玉”,一个是建宁公主,因为她骨子里疯狂,一个是李秋水,因为她本性淫荡,最后一个便是这巫行云了,因为她承受能力够强。

    巫行云身材特殊,属于那种十分容易激起男人暴虐情绪的身材,简单说就是让人忍不住想要roul她,但一般像她这种身材的女人,都是经不住摧残的,慕容复也不忍心摧残,唯独这巫行云功力高绝,肉身强悍,怎么折腾都不会有事,他可以放开手脚的干。

    啪一声脆响,巫行云哎哟一声,“干……干嘛打我?”

    “哼,你说,到这干什么来了?”

    “我……我四处走走,刚好……”

    啪!

    “不老实是吧,重说!”

    “我来看……看你。”

    啪!

    “再说!”

    “哎哟轻点,我……我想你了。”

    “想我什么?”

    “就是想见你……”

    啪!

    “再说!”

    “呜呜呜,你到底要人家说什么嘛……”

    “老实交代,是不是想让夫君干你才来的?”

    “不……”

    啪!

    “是,是,别打了。”

    “是什么?”

    “是想让夫君……夫君干……我才来的。”

    “哈哈哈……”

    ……

    帐中春意绵绵,持续了不知多久,直到华灯初上,才渐渐止歇,巫行云累得最后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如同一直温顺的小猫儿乖巧的躺在慕容复怀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