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不同的视频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不同的视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nbsp;   “就这点事你还要麻烦我?你自己不能说吗?”

    “少废话!让你说你就说,我还要看美女呢!咦?汤萌姐你的眼神怎么变了?怎么,怎么有点像以往程樱看我时那样满眼都是杀意?咕噜,别,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这会头皮有点发炸……”

    果不其然,基于医生同样是长期拿刀的职业,饶是汤萌平时和善,可一旦涌现杀意,其所带来的威压终究强过常人,继而瞬间被陈逍遥察觉,随后就这样在女医生越发明显的杀意目光中不自觉打起哆嗦,为了掩饰惊恐,也顾不得逼李天恒解释了,同样更加不敢继续看汤萌了,忙调转方向,接着边故作镇定边亲自朝老头解释道:“额,那个,刘大爷啊,关于咱们为何要提前来1号车厢,其实属于流程,一种执行任务前必须经历的流程,至于具体流程……”

    啪嗒。

    “啊!怎么了?怎么了?灯怎么灭了?”

    话说一半,陈逍遥说不下去了,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高丽那突然冒出的惊慌询问,而导致这一切发生的根源则恰恰是灯光熄灭环境全黑!

    随着灯光突然熄灭,黑暗中,陈逍遥没必要解释了,旁边正瞅准机会打算偷袭的空灵亦刹那间放弃了攻击陈逍遥的机会,旋即转过脑袋,和前排何飞等人一起集体看向前方,看向那久无动静的黑色大屏幕。

    正如上面所描述的那样,此刻,偌大的车厢里,除新人惊慌茫然外,其余人纷纷聚精会神,纷纷在车厢变黑的那一刻调转目光,无论是何飞还是赵平又或是彭虎程樱,但凡资深者统统如收到某一命令般集体抬头看向屏幕。

    毫无疑问,众人的集体凝视意味着视频预览即将开始,同时还代表着昨晚便困扰众人的某个疑惑亦即将在视频中获得答案。

    (解开疑问的时候就要到了。)

    这一刻,何飞眉头微拧,目光紧盯屏幕。

    至于屏幕……

    呲,呲呲呲。

    果不奇然,车厢灯光刚一熄灭,仅仅过了数秒,一串如电视失去信号的刺耳杂音就这么由缓到急响彻车厢,且声音毫无规律,只是响彻,搭配黑暗环境竟给人一种浓郁压抑感,面对这种压抑,资深者倒是习以为常没啥反应,可新人和少数经历较浅者却明显受到了影响,杂音笼罩下,刘耀丰呆愣当场,高丽瑟瑟发抖,沈建面露惊慌,谢成则干脆捂住耳朵不愿在听,就连有过一次任务经历的汤萌都不自觉呼吸加重,脑海亦本能想到了她的首场任务,想到那场曾差点取走她性命的可怕任务,真没想到才间隔10天,新一轮任务又要开始了,难怪,难怪资深者不论是谁皆清一色将诅咒空间称之为地狱,看来这里还是地狱啊,不谈别的,单单那频繁发布的灵异任务就足够把任何人折磨崩溃了。

    话归正题,伴随着杂音响彻起伏,黑暗没有维持太久,很快,前方屏幕缓缓亮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运作,继而演化为满屏雪花,时间在雪花中继续流失,足足过了半分钟,杂音才有所降低逐渐微弱,随着杂音消失,早先被雪花覆盖的屏幕亦重新转为黑色。

    只不过这次黑色没有维持太久,数秒后,屏幕再度亮起,旋即将一幕画面展现在众人眼帘。

    ……………

    在何飞等一众人群的注视下,不多久,现场杂音消失,屏幕隐去黑暗,最终,一幕画面映入眼帘。

    举目望去,最先出现在视野里的是幕昏暗场景,之所以用昏暗形容,主要在于视屏环境属于夜晚,仅靠高悬天空的月亮作为光线映照,借助月光,眼前是座村庄远景,咋看之下很有上世纪八十年代韵味,但也仅此而已了,因为自打屏幕清晰的那一刻开始,画面就始终固定,几乎和照片没区别,再加之镜头距离较远,任你如何瞪大眼睛伸长脖子,事实上眼睛所能看到也就这么多。

    当然了,看似画面凝固,感觉好似照片,可对于屏幕前的一众执行者而言,除新人外,实际不会有人真把场景当成照片,说是如实,实际同样如此,随着村庄夜幕展现眼帘,包括何飞在内,资深者个个聚精会神,纷纷耐着性子默默等待,且无论是谁,眼睛始终紧盯屏幕,自始至终没有放松半分,结果和预料中完全相同,时间流逝下,就在高丽等新人越看越茫然越盯越费解之际,忽然间,屏幕动了,正前方,原本好似凝固的画面开始随镜头移动而一起移动。

    见状,资深者自是无需多言,本就聚精会神的他们进一步目光集中凝视观察,哪怕是最初因画面凝固而心生茫然的新人都本能反应过来,继而学着资深者那样睁大眼睛锁定屏幕,接下来……

    如上所述,由于镜头突兀移动,良久的画面固定被打破,至此随镜头一起缓缓延伸,朝对面漆黑阴暗的村庄徐徐靠近着,伴随着距离逐渐接近,也是直到此时,村庄近景才堪堪展现。

    入目所及,就见映入眼帘的果然是村庄,一座不算太过落后的村庄,不说别的,就凭那一栋栋由砖石构建的民宅房屋亦只有近代方能普及,倒也确实如最初猜想的那样,村庄不算太过落后,虽然和城市乡镇完全没有可比性,但至少贴近现代,然而……

    不知是黑夜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随着镜头越拉越近抵,或者说当镜头彻底进入村庄内部继而沿大街穿梭后,屏幕前,人群开始纳闷,开始好奇,而导致众人有此反应的原因正是村庄的安静无声,过于死寂。

    不错,诚然目前是万物休息的夜晚,可问题是一座村庄有那么安静吗?自打镜头延伸进村庄起,所过之处无不寂静,两侧民宅统统无光,没有一家民宅窗口出现光过灯光,就这么和黑暗融为一体,且家家户户如此,民宅如此,街道亦是如此,此外,村中亦没有出现过任何一只乡村常见动物,这里死寂无声不见村民,这里漆黑昏暗不见生机,哪怕是最为常见的犬吠鸡鸣都没有听到过,有的只是镜头移动,借助月光依旧在村庄内部缓慢穿梭。

    其实观察到这里,不少经验丰富的执行者就已经隐隐猜测出了什么,从视频村庄的整体死寂中分析出某种结果,何飞如此,程樱如此,彭虎同样如此,倒是赵平没有太过在意村庄是否有人,反而一直认真观察村庄环境,金丝镜片下,一双眼睛不断打量,凡映入镜头的场景统统被其在意打量,完全不放过半分细节,直到……

    直到镜头沿整座村庄穿梭一通,直至重返最初起点。

    随着镜头重返起点,众人收获了不少信息,具体内容如下:

    第一,村庄民宅基本为砖石瓦房,是座近现代村庄,且村里部门齐全,拥有供销社、村委会以及一块不大不小的聚会广场。

    第二,村里没人,虽然村庄整体干净并不破败,但内部却空荡死寂。

    第三,镜头仅仅只是在村庄街道转了一通,期间没有进入过任何民宅建筑,也就是说通过视频,执行者无法确认民宅内部情况。

    以上便是众人随镜头浏览所率先得出的三条村庄信息,可,谁曾想,就在大伙儿压下思绪继续凝视,打算继续观察视频内容时,对面,本以为会再有后续的视频镜头却直接变暗,以任谁都没有料到的方式直接化为黑色!

    可想而知,镜头一旦变黑,整个屏幕亦自然而然一起变黑,其实变黑不是重点,重点是屏幕刚一变黑,不多久,画面便充斥雪花,随着雪花出现,消失已久的杂音竟也紧随其后充斥车厢!

    呲,呲呲呲。

    视频结束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咦?

    没有错,正如以上所描述的那样,这次的视频预览有些怪异,之所以用怪异形容,重点在于本次视频和以往视频区别较大,毕竟大伙儿都知道视频预览的目的就是让执行者提前目睹任务区域连同提前观察危险细节,且几乎每一次视频总会出现灵异事件,只有这样才能让执行者有限得知?物手段,而每次的视频里也确实曾或多或少出现过杀戮事件,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这次不同,这次不太一样,这次的视频很平静,平静到仅仅只是展示了那极有可能是任务区域的死寂村庄,至于灵异事件或?物杀人等等则完全没出现过,全程没有任何高能,是的,众人才刚刚浏览完村庄环境,视频就这样在代表完结的雪花杂音中戛然而止宣告结束!

    呲呲呲,呲呲呲。

    此刻,聆听着现场杂音,注视着满屏雪花,对面,何飞愣住了,和位于后排的程樱、彭虎、赵平、陈逍遥、空灵、李天恒、陈水宏以及汤萌在内的所有人一起就这么集体愣在当场,可以这么说,除高丽等几名新人因从未接触过视频预览而懵懂茫然外,但凡有点经验的执行者皆清一色愕然凝固,纷纷被刚刚那段没头没尾的视频搞的满头问号莫名其妙,尤其是彭虎,待确认视频已然完结后,挠了脑光滑无毛的脑袋,右手指向屏幕,同时将满是狐疑的目光看向程樱:“结,结束了?视频就这么结束了?”

    “不结束还能怎样?连代表完结的雪花都出来了,你认为视频还有后续吗?”面对光头男满是狐疑的脸,程樱毫不废话,直接用鄙夷语气回答了对方问题,道理固然无错,可问题是……

    “我知道视频已经结束,可这视频也太过简单了吧?除了让咱们得知里面是座寂静村庄外,其他啥也没有啊??呢?灵异事件呢?”

    “对对对,彭哥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根本就是一段啥事都没发生的视频啊!”彭虎挠着脑袋如是说着,深有同感的李天恒亦紧随其后发声附和,就连坐在两旁的空灵和陈逍遥都莫名诧异面露惊疑,许是实在搞不懂视频意思,李天恒话音方落,陈逍遥亦如想到了什么般看向身侧,继而朝空灵试探询问道:“对了妹子,你能看出什么吗?额,我是指在你眼里能额外发现什么吗?”

    “发现个屁!你还真把本小姐当成神仙了?我的眼睛虽然特殊,可那毕竟只是段视频而已,视频属于信息具象,和现实观察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我要是能额外看出什么那才真是活见?了!”

    “臭痞子看什么看?再看本小姐就把你眼珠挖出来当炮踩!”

    “呵,呵呵,妹子别生气,别生气啊,是贫道考虑不周,考虑不周啊。”

    果然,一听陈逍遥问如此白痴问题,本就看陈道士极不顺眼的少女顿时瞅准机会开始报复,劈头盖脸嘲讽训斥,还别说,由于从来不敢在任务执行前得罪少女,陈逍遥瞬间启动厚脸皮模式,不管少女怎么嘲讽鄙夷,陈逍遥始终和颜悦色陪着笑脸,倒也着实算的上识时务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基于诅咒从不做毫无意义之事,眼见视频结束,前排,何飞有所感悟,继而在沉默片刻后眉宇微拧若有所思,然后……

    就在何飞试图深层感悟视频意义的那一刻,同样也正当其他人统统以为视频结束的那一刻,刹那间,杂音消失了,雪花消失了,随着杂音雪花双双隐匿,接下来,意外再次发生。

    按照以往规矩,每当视频结束,接下来浮现屏幕的永远是任务信息,但这次却出现了例外,随着雪花杂音共同消失,再看屏幕,就见映入眼帘的并非文字信息,而是画面,依旧是视频,赫然是另一段视频!

    继第一段视频结束后,期间相隔了大概1分钟,第二段毫无关联的视频场景映入眼帘!

    是的,的确为第二段视频,之所以敢肯定这次视频和刚刚视频毫无关联,原因在于环境不同,地点不同,内中场景截然不同,结果可想而知,见屏幕竟再次播放起视频,何飞大吃一惊,忙中断思考开始观察,和后排同样诧异的众人一起集体锁定屏幕。

    毫无疑问,别看大伙儿皆个个诧异于视频竟然有第二段,但目前最为关键的却是浏览视频,无论如何都要优先把视频看完,其他问题大可稍后再说,于是,众人就这样在察觉视频仍在继续的现实后终止谈话继续浏览,浏览起另一段风格不同的任务视频。

    定睛看去,就见这次浮现眼帘的是座庄园,一座被围墙包裹的西式庄园,由于镜头初始视角恰好位于庄园上空,俯瞰之下,可以完整目睹下方所有区域,遗憾的是环境仍是天黑,纵使区域明显,实际也只能勉强看个轮廓,根据区域轮廓,首先可以肯定庄园面积较大,属于大型庄园,至于具体概况……

    等待,沉默不语的等待,类似于浏览首部视频时那样,为了得知深层内情,在确认了庄园区域后,安奈着心中好奇,众人开始等待,等待没有维持太久,果然,等了大概1分钟,镜头开始移动,以由上往下的方式缓缓降至下方庄园,后面的事就简单了,随着镜头落地,画面开始移动,仍然以等同第一视角的方式接连转移频繁穿梭,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首部视频里镜头只是在村庄移动,这一次,镜头进入了建筑内部,是的,刚一落地,镜头便直奔庄园中央,赶往那座庄园唯一同时也是最大的一栋别墅。

    说句实话,由于很多人都曾在影视剧中看到过西式庄园,事实上视频里的庄园整体和印象中相差不大,就连那栋位于正中的庄园别墅都基本符合过往印象,当然,凡事无绝对,若非要挑出区别,最大区别是视频里的庄园破旧明显,诚然夜幕遮掩了大多区域,但镜头所过之处,周围事物统统荒废,这里地面遍布杂草,这里建筑破损严重,很多原本为美化环境而刻意构造的装饰建筑与装饰假山皆多多少少被植被占据,岁月感较为浓烈,岁月侵蚀下,环境如此,正中别墅亦是如此,而那几近碎光的门窗玻璃和破损掉皮的墙壁便是最好证明。

    如所料不错,眼前应该是座废弃庄园,一座铁定无人居住的荒废区域。

    话归正题,随着镜头进入别墅,映入眼帘的自然是客厅,这里空间较宽,整体空荡,除零散遍布些碎木板外基本啥都没有,但……

    如果仔细观察,观察客厅正中,实则倒也有一个非常显眼的东西。

    雕像。

    如上所言,就在视野随镜头抵达别墅客厅的下一秒,当先映入眼帘的是座雕像,一座明显由石头制成的人型雕像,雕像体积并不大,目测两米高度,但让人顿觉紧张乃至不安惶恐的是,诚然雕像属于人型,然外形却是一名披着斗篷黑袍的人,不,那不是人,严格来讲而是具骷髅!一具如人类般身披黑袍的怪异存在,仔细观察,会看到骷髅通体被黑袍包裹,无论是手臂双腿还是身体脑袋统统被黑袍覆盖着,仅有面部显露在外,而面部则俨然就是副失去血肉的骷髅脸孔,且更为可怕的是,骷髅除身着黑袍外,右手还拿着把持平身高的偌大镰刀!

    很多时候书籍和影视剧对人的影响是极大的,此刻,透过镜头,凝视骷髅雕像,无论是谁,凡置身屏幕前所有人皆本能想到了一个东西,一个在西方宗教与传说中经常出现的某种存在……

    (那,那具黑袍骷髅该不会是……)

    好在想象仅仅只是想象,事实上众人也没必要真正担心,毕竟眼前只是座雕像而已,一座完全由石头构造的奇怪东西,视野重回屏幕,就见画面早已在镜头移动下略过客厅雕像抵达别墅2楼,同时2楼亦是整栋别墅的最高一层,本以为2楼仍会出现奇怪东西,然遗憾的是,2楼什么都没有,除了满地灰尘和几张碎木板外,整片空间空荡无物。

    视频并未结束,移动远未终止,待脱离中央别墅后,接下来,镜头正式浏览起庄园外景,借助还算明亮的月光在庄园各处频频移动,分别赶往不同方向,而包括何飞在内的众人视野亦自是随镜头移动而一起移动。

    随着镜头移动,很快,庄园全景展现眼帘……

    因庄园面积较大之故,这里存在着多扇大门,分别位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且每一方位皆存在一面可供离开的铁质大门,说是可供离开,但大门却无一例外维持关闭,同时这里的事物也算的上各种各样五花八门,如果以挣扎别墅作为参照,南面有一条人工修建的短程隧道,穿过隧道,映入视野的是一辆废弃货车和遍地杂草,前方则为庄园西门,右侧则是一条宽阔大道,顺着大道继续前进,待途径一栋破旧木屋后,最终抵达庄园西侧。

    相比于杂草遍地的的南面,西面明显多了分现代气息,若抛下堆积边缘的诸多木箱和同样封闭的庄园西门不谈,正中竖立着很多疑似发电设备的东西,只可惜受岁月侵蚀,这些发电设备早已报废,当然报废与否没人关注,众人所在意的也仅仅是庄园环境。

    镜头在途径了又一栋破旧木屋和空旷荒地后来到庄园北侧,毫无疑问,这里同样存在一扇封闭大门,门前则耸立着几棵大树,若继续移动,那么便自然而然抵达了庄园东侧,而东测即是整个庄园面积最小区域,除紧挨别墅存在大门外,继续延伸则又会重新来到通往西面的人工隧道。

    以上便是废弃庄园内部全景,感觉较为简单,除面积大点外,庄园整体平平无奇,观察期间众人也确实没有发现多少能引人注意的特殊事物。

    不,不对,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特殊事物,假如,假如期间有人全神贯注仔细观察,观察庄园各大方向,那么还是能发现某些事物,某些数量不少但却意义不明的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