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陈逍遥之死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陈逍遥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nbsp;   宛如发生了台风海啸那样,陈逍遥刚一出门,甚至都不等他拔腿奔跑,仅仅过了半秒,身后,在那股因水火相交而产生的白色雾气中冲出身影,骤然飞出道披头散发扭曲身影!

    身影并非其他,正是已重新汇聚身型的紫发女?!

    “死!”

    不知是洞察了青年算计又或是被陈逍遥所作所为彻底惹怒,这一刻,女?面容扭曲,满脸狰狞,她就这样在瞬间聚拢身型的同时飞出白雾,旋即狰狞呐喊冲向猎物,冲向近在咫尺的陈逍遥!!!

    至于陈逍遥……

    凭借药剂带来的感知增幅,他看到了已重新聚型的女?,发现了女?正快如闪电冲向自己,同时他还知道自己铁定躲不掉了,非是他不想躲,而是,当女?迎面冲来的同一秒,他感受到了剧烈头晕,察觉到了身体摇晃,全身力气正极速消失!

    这是药剂效果即将结束的征兆,1秒,只需1秒,1秒后他就将失去力气瘫倒在地,接着被女?活活撕成碎片!

    (看来坚持到这里我终究没有改变命运啊,是我没尽力吗?不对,我尽力了,真的尽力了,为了对付紫发女?,我首次拿出全力,可惜,女?太强大了,强大到绝对逆天的地步,面对这么一只逆天?物,纵使我用出全力又能怎样?换来的结果也只是纠缠片刻,女?则毫发无损,任何攻击统统无效,最后我还是要是死啊。)

    (但,我依旧不甘心!)

    (明明都已熄灭火墙冲破封禁了,明明都已走到这步了,我他吗居然死在了最后一刻?这么死,我死不瞑目,所以,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就算是死……)

    我他吗也要拉你当垫背!!!

    “死!”

    “你也一样!!!”

    忽然间,聆听着女?那足以震破耳膜的尖利嘶吼,同样也正当女?还差半米就要接触身体的最后时刻,对面,刚刚还大脑眩晕摇摇欲坠的陈逍遥猛然抬头直视女?,右手更是趁药效还剩最后一秒的短暂间隙掏出虎符,旋即疯狂怒吼灌输精力,将所有残余精力乃至残余生命统统灌注进手掌紧握的老虎之中!!!

    然后……

    呼啦,呼啦啦!

    是阴风席卷,是黑雾扩散,当陈逍遥将所有精神力乃至生命力皆一股脑灌输进虎符内部的那一刻,飓风袭来,另一股比女?阴风还要狂躁数倍的飓风刹那间席卷走廊,伴随着飓风席卷,一大团漆黑浓密的黑雾亦紧随飓风瞬间冒出,以毫无征兆的方式凭空出现在陈逍遥身前,这还没完,若透过黑雾定睛凝视,还能进一步发现黑影,目睹身形,继而看到一条极其魁梧的高大身影!

    不错,眼见女?迎面扑来,最后时刻,陈逍遥双目血红杀心顿起,以全然无视自身损耗的极端方式祭出虎符召唤阴兵,结果他成功了,顺利抢在女?靠近前召唤出一名阴兵,只是,相比于以往使用虎符召唤阴兵,这一次,现场虽依旧刮风依旧有雾,但这次的风速额外剧烈,冒出的黑雾同样浓郁,由于黑雾实在过于浓郁,实际笼罩范围竟赫然充斥了半条走廊!

    再然后,黑雾中浮现身影,出现名身高接近两米披甲武将!

    许是体能耗尽涌现错觉又或是精力耗尽产生幻听,此刻,注视着眼前正背对自己的高大武将,陈逍遥好像听到了声音,听到一段极其浑厚的粗犷言语:

    “大明丰都游击将军郑化龙在此!”

    ……………

    大明丰都游击将军,郑化龙。

    游击将军……

    游击将军……

    城堡3楼,在这条被狂风黑雾共同充斥的走廊里,凝视着身前武将背影,在那既像错觉又似幻听的奇异状态中,已经把精力生命双双透支的陈逍遥心里正默然念叨着,在听完武将的自报家门后下意识重复起武将身份,重复原因则恰恰是来自于武将说话!

    这是他首次听到阴兵说话,印象中以往召唤的阴兵向来是沉默的,至今为止还没发生过阴兵说话的情况,但这次发生了例外,就好像武将的出现本就是种罕见例外那样,让陈逍遥没想到由强化药剂带来的精力增幅会让他招换出这名从未见过的古怪阴兵,不同于往常招唤,这次的阴兵出现了更为剧烈狂风大作连同更加浓郁大片黑雾,除狂风黑雾增幅明显外,现身眼帘的阴兵亦是装备精良高大魁梧,入目所及,就见他身着飞鸢甲,头戴飞碟帽,手中武器也已不再是常见腰刀,而是把双手重剑,且从头到脚散发着一股压迫气息,再结合武将的自报家门……

    游击将军,游击将军……

    恍惚间,陈逍遥懂了,虽对西方了解浅薄但却对东方华夏绝对了解的他现已弄清阴兵是谁了,不,不对,那不是普通阴兵,而是将军,是名真正意义上的将军!

    介于对明代历史还算精通,陈逍遥非常清楚明代武职体系,若排除只是虚衔的武勋称号外,能实际用于战争的武职由高到低可划分为总兵、副总兵、参将、游击、守备、千总、把总、总旗、小旗以及兵士等,职务类别看似较多,可能真正称之为将军的却只有总兵、副总兵、参将和游击四种,也就是说只有达到游击级别才算是真正意义的将军,而此刻,被自己召唤出来的正是名达到将军级别的阴兵,赫然是位游击将军!更是名当年为抵抗满洲建虏入侵而战死疆场的华夏忠魂!

    想到这里,陈逍遥笑了,在弄清了眼前阴兵的真实身份后嘴角一扬涌现笑容,早已比死人还要苍白的痞气脸庞就这样反常般涌现笑意,在明明精力生命双双耗尽的情况下挤出笑意。

    没有人知道即将死亡的陈逍遥为何要笑,但他却着实在生命之火行将熄灭的最后时刻笑了,露出丝洒脱笑容,宛如他当初登车时那样潇洒随性,游戏人间,彻彻底底风轻云淡,然后……盯着对面正挟风飞来的紫发女?,陈逍遥嘴唇微动:

    “消灭她!”

    噗通。

    这是陈逍遥倒地前最后的一句话,同样也是他倒地前朝阴兵下达的唯一指令,言罢,维持着洒脱笑容,陈逍遥仰面而倒,以面带笑容的姿态轰然倒地!

    至于阴兵游击……

    仿佛和陈逍遥之间存有某种看不见的连接般,待收到青年道士的命令后,武将双目冒光,紫色精光徒然爆闪,伴随着武将目光闪烁,本就笼罩极广的黑雾竟再度扩散再次增幅,赫然将整条走廊完全充斥!连同一起的,还有武将那猛然发出的冷冽暴喝:

    “杀!”

    刷!

    搭配着冷厉暴喝,武将抽出腰间重剑!

    不错,诚然以上描述颇多,但事实上从黑雾冒出武将现身,再到陈逍遥下完命令径直倒地,整个过程皆在短短一秒,一秒,极其短暂的时间,由于时间太过短暂,对面,紫发女?仍在冲锋,怀揣着极致愤怒直直冲向因药效结束而完全虚脱的陈逍遥,是的,陈逍遥彻底激怒了她,明明是等同蝼蚁的是人类,可对方却硬是强撑至今,所以,她要杀死对方,无论如何都要让对方死无全尸!

    可……

    当一秒结束,当第二秒来临,或者说当她还差几米就要抓住猎物将其撕碎的最后时刻,意外发生了,正前方,那个人类的身前竟凭空冒出黑雾,雾中则是名男子,男子身着铠甲,手持重剑,除此以外,对方还散发着一股和自己完全相同阴森气息!

    不知为何,感受到武将气息,女?神色微变,具备自我意识的她就这样在目睹武将刹那间身形停顿,但也仅仅只是稍作停顿而已,正如刚刚描述的那样,愤怒促使下,她只想尽快杀死陈逍遥,将那个曾攻击过她的该死人类撕成碎片,没有任何存在可以阻挡她!

    “死!”

    维持着绝对疯狂,仅仅一瞬间,女?重新加速再次冲来,手掌更是飞驰中凝聚魔法,朝那名挡住自己的古怪武将甩出枚青紫电球!!!

    “杀!”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注视着电球迎面飞来,武将竟不躲不闪,而是拔出重剑纵身冲来,以互相对冲的方式直直飞向紫发女?,哪怕电球近在眼前,但武将却全然无视,他只是挥剑格挡,抢在电球接近前悬空飞驰撞向电球!

    爆!轰隆!

    零点一秒后,电球在接触重剑的顷刻间骤然炸裂,一时间,白光笼罩,电弧扩散,而武将也确实被电流包裹席卷全身,许是电流威力着实较大,遭此重击,武将身体稍显暗淡,可惜暗淡仅是瞬间,半秒后,暗淡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继续冲锋,他就这样在满身电流的席卷包裹下马不停蹄始终前冲,直至和紫发女?迎头相撞!

    恍!

    撞击刹那间,空间被黑紫两色完全充斥,黑雾夹杂着紫光在走廊中扩散弥漫,无论是黑是紫,两者皆互相交织各自重叠,就好像两只嗜血野兽在疯狂搏杀般纠缠成团对峙不休,由于强度统统剧烈,这一刻,视野画面已不可见,有的只是黑紫两色互相纠缠,继而走廊里疯狂厮杀,过程中震荡频出,一阵阵空气波纹被连续不休的震荡更改形态,发展到最后竟直接导致空间扭曲!大片空间出现漏洞,而漏洞则又以螺旋形似眨眼消弭,旋即再度出现,再次消弭,如此循环往复永无止休!

    呼啦,呼啦啦。

    没有人知道目前正发生着什么,可那频繁席卷的狂风却实打实证明着此刻有两只极其强大的灵体在互相冲突,正纷纷拼尽全力消灭对方,只不过……

    看似剧烈的震荡没有没有维持太久,半分钟后,空间扭曲很快结束,狂风席卷随之终止,就连最初弥漫现场的黑雾紫光亦双双消失,所有异常皆在时间来到第30秒时消失无踪。

    伴随着黑雾紫光逐一消散,走廊恢复清晰,视野再度可见,此刻,若定睛观察目视前方,那么首先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幕极其骇人震撼画面:

    正前方,维持着双双悬空,只见半分钟前还互相冲击的阴兵游击和紫发女?正面对面各自凝固着,凝固期间,阴兵的雪亮重剑以深深插进女?胸口!而女?的惨白手掌亦凶狠洞穿了阴兵前胸!

    此时此刻,两只强度相当的灵体就这样各种给予了对方致命一击,赫然是同归于尽!!!

    如此罕见骇然的一幕陈逍遥没有看到,不是他不想看,而是他早已仰躺地面没了声息,或许他还活着,但更大可能却已死了,在耗尽全部精力乃至残余生命的情况下像一具真正尸体那样没有动作,没有脉搏,甚至没有呼吸!

    不过,凡事无绝对,陈逍遥固然没有看到眼前场景,然眼前一幕却被另外两人看亲眼目睹,亲眼看到,被刚刚奔抵3楼的何飞程樱恰好目睹!

    正如不久前所刻意阐述的那样,因极度担心同伴安危,刚一现身城堡1楼,二人便火急火燎重返楼上,过程中何飞紧张到极点,紧张到连身体都不受控制的地步,愈演愈烈的担忧就这样促使他无视危险重返城堡3楼,很快,二人跑到3楼,本想马不停蹄赶往房间,岂料才到走廊,首先映入眼帘的竟是幕前所未有震撼场景,一幕连何飞这种见多识广者都不免眼球突出的罕见画面:

    走廊对面,一只从未见过的紫发女?目前正漂浮半空!身前则同样悬浮着一名盔甲武将!且堪称骇人的是,两者虽同样悬浮,同样近在咫尺,但两者却各自洞穿了对方身体,武将用一柄雪亮重剑刺透了女?身躯,而女?亦同样用手掌贯穿了武将躯体,俨然一副同归姿态,接下来……

    在何飞以及程樱那个个骇然的目光注视中,过了片刻,女?开始模糊,早先还清晰明显的紫发女?就这样被一团突兀冒出的紫色光晕笼罩通体,光晕笼罩下,女?逐渐模糊,以肉眼可见方式一点点消失身形,直至在光晕中消失无踪。

    同样的,就在紫发女?笼罩光晕通体模糊之际,武将亦同时消失,不过,有别于紫发女?的模糊消失,武将属于暗淡消失,以逐渐透明的方式在一点点隐去实体,一点点掩去身形,直至在空气中消散不见。

    女?消失了,武将消失了,两者就这样在经历了一番战斗后互相消灭了对方,继而完完全全同归于尽,最后只余何飞二人竖立原地,双双沉寂在绝无仅有的震撼当中。

    (嗯?)

    话虽如此,可实际上震撼没有维持多久,呆滞没有维持多久,作为职业杀手,程樱的观察敏锐远超常人,仅仅愣了几秒,程樱便率先回神看向他处,而导致她抢先从呆滞中挣脱恢复的原因来自于一幕场景,或者说另一幕让程樱再度瞳孔收缩的颤栗画面:

    依旧是正前方,在距离刚刚女?消失的走廊旁躺着个人,一名身着屎黄色外套的青年。

    “陈逍遥!”

    仿佛被天雷击中了那样,刚一认出青年身份,程樱便满脸煞白冲对方,被程樱提醒的何飞更是心下一颤猛然回神,旋即紧随其后跑向青年。

    “喂!陈逍遥你怎么了?醒醒,醒醒啊!”

    就好像已隐隐悟出了某种结果那样,维持着提心吊胆,刚一来到近前,何飞便半跪地面抓起青年,一边紧抓青年衣领一边对其摇晃呐喊,他很想用这种方式叫醒对方,可惜他失败了,他叫不醒陈逍遥,证据来自于对方脸色皮肤统统惨白,比死人还白上几分的骇人模样让何飞顿生不详预感,继而情绪激动难以自持,已经很明显了,以何飞那强悍到堪称变态的优秀理解水平,再加之他对青年道士的长期了解,激动期间,他想到了某一答案,至少猜出了城堡3楼为何只有陈逍遥在场,以及他为何会变成这样。

    暂且不谈紫发女?到底是谁,如所料不错,危机发生时陈逍遥肯定曾越众而出阻拦女?,替众人垫后,其他人则趁此机会逃离3楼,再然后,陈逍遥就这样单独面对女?,首先可以肯定,因本场任务属于困难,能够出现在困难任务里的?最低也是地缚灵等级,而刚刚的紫发女?就算不是地缚灵估计也具备不亚于地缚灵的强度水平,所以很自然的,陈逍遥抗不住女?,待确认自己完全扛不住女?攻击的残酷现实后,无奈之下,他祭出了虎符,祭出了他那件能召唤阴兵的特殊道具,接下来……

    或许是自认生存无望,绝望压迫下,陈逍遥直接玩命彻底放开,毫无保留的将全身精力甚至连维持生命的精力都灌输进虎符之中,然后召出了一只等级较高的强大阴兵,而那只强大阴兵则和女?互相攻击,直至同归于尽。

    可是!

    阴兵固然强大,甚至强大到能和紫发女?旗鼓相当的地步,可是陈逍遥却也惨遭了虎符反噬!要知道人之所以能活着,关键就靠精力支撑,若是精力为零完全耗尽,届时人一定会死,而此刻,陈逍遥的种种状态则赫然是一副因精力耗尽而油尽灯枯的死人模样!

    这意味着什么?

    很简单,意味着此刻陈逍遥已经死了,在耗尽所有体能精力后意识消散驾鹤升天。

    当然,陈逍遥虽然死了,可他却在死前替何飞,替程樱、彭虎、赵平、空灵、李天恒等等所有同伴解决一个巨大威胁,把那只威胁程度不在干尸?之下的紫发女?消灭了,临死前拉着女?当垫背,用自己的生命和紫发女?同归于尽。

    这便是何飞通过观察现场所得出的猜测结论,具体细节稍有偏差,但大体过程却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其实不论他如何猜测,结局现已摆在眼前,结局是什么?结局赫然是陈逍遥气息不存,已然殒命!!!

    “醒醒!你他玛给我醒醒!醒过来,给我醒过啦啊!呜,呜呜呜……”

    此刻,待试探出青年已无任何鼻息的现实后,何飞开始发疯,像一名真正疯子那样一边摇晃青年一边破口大骂,骂到最后声音哽咽,鼻涕眼泪先后流出。

    至于程樱……

    如果说何飞目前正情绪激动几近发疯,那么同在现场的程樱则明显‘镇定’许多,以看似绝对镇定的姿态面无表情盯着青年,注视着身下那早已失去声息的陈逍遥。

    为了确认对方生死,她刚刚也曾像何飞那样试探过鼻息,接触过脉搏,甚至抬手摸过对方心脏,可,无论是呼吸脉搏乃至胸口心跳,这些全都停止了,统统在程樱愈发颤栗的指尖触摸中平静如水。

    得到这种结果,女生愣住了,高冷的脸庞首次抽搐,绝美的容颜首次惨白,清澈的眼睛亦同样在诸多结果中呆滞无神,她只是低着脑袋盯着身下,盯着陈逍遥久久不语,久久出神,不知过了多久……

    “不,不,你不能死,我要救你,无论如何都要救你!”

    咯咚,咯咚,咯咚。

    伴随着一阵喃喃自语,忽然间,程樱动了,以丝毫不输何飞的激动情绪骤然而动,先是一把推开何飞,接着立即动手展开施救,她双手交叉向下按去,疯狂按压青年胸口,按压之余,身体同时下弯,以嘴对嘴的方式为陈逍遥做起人工呼吸,将嘴中空气强行输送给对方,不断输送给对方!

    (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求求你醒过来!)

    程樱在疯狂急救,正拼命救人,在那股几近魔怔的情绪笼罩中尝试努力,试图救活此人,留住此人,想把陈逍遥从代表死亡的无底深渊中拉回人间,只可惜……

    任凭她如何努力按压胸口心脏,如何接连不断输送空气,下方,陈逍遥没有动静,自始至终没有反应。

    ……………

    PS:近期双倍月票,投一张计两张,希望大家能投点月票,猎手拜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